生命智慧

生命智慧

2018.04.29

思想者无法改造思想

其实根本就没有独立的「思想者」、「观察员」、「审判长」或「教育长」,它们同样都是「思想」衍生的产品。

思想者无法改造思想

 

开始了解到思想带给我们生命什么了吗?

 

思想下的「小我」要求我们所做的一切,多数都会为我们创造出分裂与痛苦。如果我们同意这个论点,我们当然愿意积极的重新打造我们的思想。对于这个企图,知道很容易,但做到比较难,为什么呢?

 

思想下的「小我」要求我们所做的一切,多数都会为我们创造出分裂与痛苦。

 

因为当你(思想者)想要改造你的思想时,你唯一会使用的工具仍然是思想。请记住,思想者根本就是思想创造的,思想与思想者两者看似分开,但实则二而为一,根本是同卵双胞胎,所以思想者无法改造思想。这说明了为什么我们经常努力想改变自己的思想却办不到,相信许多人都曾经验过。

 

我想举一个有关思想的生活经验来说明。

 

许多人面对自己做了坏事的时候,思想的理性部分会告诉思想者他错了,理性的控诉带来了痛苦。思想者惯用的解苦方法是自设一个「心灵审判法庭」。在法庭中,思想者会进行自省与批判,在批判下忏悔、认罪、并会自我同意改善。

 

思想者惯用的解苦方法是自设一个「心灵审判法庭」。在法庭中,思想者会进行自省与批判,在批判下忏悔、认罪、并会自我同意改善。

 

那谁来主持心灵审判法庭呢?当然不能是思想者;「思想」这时候想到了方法;它会由自己再切割出另外三个角色,一个角色是「观察员」,观察自己做了什么坏事,一个角色是「审判长」,审判如何自我处罚,另一个角色是「教育长」,教育自己如何改善行为。

 

为了强化这个审判庭,「思想」甚至于会请出耶稣基督或佛祖帮助审判,然后让这个做尽坏事的「小我」屈膝在审判官与神的面前忏悔。

 

举个例子来说。

 

某个人为了提升心灵,加入了佛教,也愿意接受佛教所有的戒律。

 

为了强化这个审庭,「思想」甚至于会请出耶稣基督或佛祖帮助审判,然后让这个做尽坏事的「小我」屈膝在审判官与神的面前忏悔。

 

某天他犯了口戒,不小心出口骂人「XXX」。他出口后极度悔恨,也知道妨碍修行,所以回家后先在佛堂烧上三柱香,敦请菩萨主持「罪孽审判庭」。然后他先要求思想在大脑内请出观察员,由观察员提出对思想者今天罪孽的观察报告;观察员在报告中明确指出他骂人「XXX」绝对是伤人的口业,建议提交审判长审判。此时,思想在大脑内又请出了审判长执行判决。审判长铁面无私,判定他罪不可赦,必须跪在菩萨面前忏悔,坦承错误,并裁决在近日放生法会中放生十斤活鱼。审判长判决结束后,思想怕他重蹈覆辙,所以再次创造一个教育长,负责对他进行再教育。

 

自设审判法庭的谦卑心意很好,但是效果极差,原因是什么?

 

生命一切负面的情绪与行为都是「思想」触动的。当思想犯错后,它依附的「思想者」为自我改善,会敦请思想持续创造「观察员」、「审判长」与「教育长」来观察、审判与教育。

 

其实根本就没有独立的「思想者」、「观察员」、「审判长」或「教育长」,它们同样都是「思想」衍生的产品。这有点像大陆的「变脸」特技,同一个人可以变出十多种不一样的脸。

 

如果「思想」有问题,你可以另寻他法去改造「思想」,但不能让「有问题的思想」去解决「思想的问题」, 这是许多人犯的错误。

 

如果此刻你能理解思想真正的本质与运作机制,那你在心灵转化的路途上已成功的走了一半。

 

想感受思想的本质吗?当你能够以第三者静观思想,你就拥有了远离思想的能力。平日有空时,尽量将自己放在宁静中,去观察思想吧。

 

愿意的话,不妨聆听「放松语音」去宁静你的心:放下不必要的回忆